北大教(授)严家炎:“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是)(金)(庸)的(写)(照)

发布时间 2021-05-16 13:27:11 近日浏览68604

吐鲁番市找附近会所女技师妹子上门过夜全套价【╇.薇:2331.68.61小盈】全天24小时安排【╇.薇:2331.68.61小盈】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HUSDUI4TFN546T3GRFD3

  严(家)(炎)分析指出,金庸小说是(一)种有思(想)的娱乐。(金)庸小说采取古代(的)题材,通(俗)的(文)类、形式,却写出了现代的精神。(题)材(是)古代的,古代的人、事,但(精)神是(现)代的。金庸小说将严(肃)文学“(为)了人生”(与)通(俗)小说“供人消(遣)”(两)方面统一了(起)来。金庸小说写的(是)(虚)幻的武林世界,(却)写出了(真)切(的)现实世界。

  论(金)庸小(说)的“(现)代性”:用通俗(文)类、形(式),写出(现)代精神

  在思想方面,(金)庸用现代精(神)全(面)改造了(武)侠小说((因)(而)(被)称为“(新)(武)侠”),(里)面没有旧武侠“口吐一道白光,取人首(级)于百里之外”这类文(字),(没)有“任性杀戮”,也(没)(有)张(口)就骂人为“鞑子”的(不)良(习)气,而是(以)(平)(等)(开)(放)态度(处)(理)(中)华各(族)(关)(系);(金)庸作品(的)主(人)公们告别了“(威)福、子女、玉帛”这类封建性(的)价值标准,他(们)的(人)生(观)里渗透(着)个(性)解(放)与人格独(立)的精神,与“五四”新(文)(学)相通;(金)庸(在)(好)(几)(部)小(说)里(提)出来的“权力(产)生腐(败)”的问题,非(常)(尖)锐,也(非)常深刻。(他)(还)写(到)(人)(性)的普遍弱(点);金庸刻画的人物(很)有特(点),《射雕(英)(雄)传》中的东邪黄药师、西毒欧(阳)锋、(南)帝(段)智兴、北丐洪七公、(中)神(通)王(重)阳,性格鲜(明),各有千秋;他善(于)(将)小(说)场面舞台化,(或)(将)电影特(技)移(用)(到)小说中。在(创)作(方)法上,金(庸)早(期)(用)的是浪漫(主)(义),(但)到《(神)雕(侠)侣》以后,更多地运用象征主(义)。

  严家(炎)还(分)析认为,在金庸(最)后的两部小说《笑傲江(湖)》和《鹿鼎记》中,金庸发挥他政论家的洞察力(和)小说家(的)想象(力),(这)(两)方(面)得(到)了比(较)(好)(的)(结)(合)。(金)(庸)(是)个政论家,他写过的短评、(社)论,自(己)(估)计大(概)是两万篇左右。(如)果一篇是五百字的话,(这)种社评、政论、短论文(章)合(在)一起就有(一)千万字(以)上。“(这)就说明金(庸)(的)小说(不)仅仅是(让)人(看)着玩的,而且是有它独立的(见)(解),独立的思(考)精神的。”金庸小说是一种(有)(思)(想)的(娱)乐。金庸小说采取古代的题(材),通俗(的)(文)类、形式,(却)(写)出(了)现(代)的(精)神。题材(是)古代(的),古代的(人)、(事),(但)(精)(神)是(现)代(的)。金庸小说(将)严(肃)文学“为了人生”(与)通俗小说“(供)人(消)遣”两方面统一了起(来)。(金)庸小(说)写的(是)虚(幻)的武(林)世界,却写出(了)真切的(现)实(世)(界)。“金庸在(武)侠小说中不(是)单项冠军,而(是)(全)能冠军。”

  (与)金庸保(持)20多(年)(君)子(之)交 (曾)受邀在(金)庸香港的家中畅聊

  (除)了学术上(深)入(研)究金庸,在现实生活(中),严家(炎)(也)与金(庸)(保)(持)一种君子(之)交的纯粹友谊,保持(来)(往)交流20多(年),直到金庸先生(去)世。

  上世纪80年代,(严)家炎在北大(教)书,发现学(生)(常)常在上(课)的时候偷看金庸的小说,很上(瘾),他就(很)好奇。1991(年),严家炎去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在)东亚图书馆(内),他(发)现,借阅金庸(武)侠小说的读者数量(极)为可(观),一(套)书借出过几十(次)乃至(上)百次,在借书(页)上密密(麻)(麻)敲满(了)(图)章,有的金庸小说已被翻(得)陈旧破烂。

  《射雕英(雄)传》是严家炎(开)始认真读的(第)一部金庸小说,“跟早年读的(武)侠小说(完)(全)不一样,拿(起)来(就)不大容易(放)下。”(读)的(时)候(有)(兴)趣,又觉得(金)庸武侠热,是一(个)(文)学(现)象,值(得)研究。这让严家炎决心全面深入研(究)金(庸)(武)侠。

  1992年,严家炎到(香)港中文(大)学(做)研(究),(在)一个小型文化人聚会上,被友(人)引(荐)(与)金庸(相)识。金庸(为)(人)热情,见(面)后即邀请严家炎去他(家)里做客。金庸家位于山顶道一号,有很大的书(房),(藏)书极(丰)(富)。金庸学养(不)俗,给严(家)炎留下深刻印(象)。两人从各自少年时的兴趣爱好说(到)武(侠)(小)说,又(从)武(侠)小说(聊)到新武侠,再从金(庸)小(说)(谈)到(围)(棋)……作(为)(研)究者,严家炎(向)(金)庸先生请教了一些问题。(两)人(相)(谈)(甚)是投机,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临别(时),金(庸)把旁边小桌上(放)着的三十六册第二(版)(金)庸小说送给严家炎,(并)派(自)(己)的司(机)送(严)家炎(回)到香港中文大学。

  深入阅读了金庸所有武侠作(品)后,严家炎更是(心)生(佩)服。两人也开始了长期的君子(之)(交)。多次面谈、通(信),(让)(严)家(炎)对(金)(庸)(的)(世)界了解更(加)深入。

  两(人)第二(次)见(面),(是)(在)1994(年)10月的北京,那是北(京)大学聘请金庸先生为(名)誉(教)授的仪式上。(之)(后),他们又在(北)大、大理、海宁、(台)(北)、科罗拉多(等)地(的)(金)庸(小)说国际(研)讨会以及在(华)山论剑的活动中多次见(面)。2004年,两人还一起(畅)(游)了九(寨)沟、峨(眉)山、青(城)(山),欣赏了壮(观)的钱塘(潮)。两人成了(心)灵之交、君(子)之交。“与先生交往中,(他)的宽厚、仁慈、(真)诚,让(我)感受非常深。”(严)(家)炎说。

  随着金庸2018年10月(去)世,金(庸)取(得)的武侠(小)说成就,也成为绝唱。(在)严家炎的判断里,跟金庸同(时)期(的)(武)侠作家,比如(古)(龙)、梁羽生等,(也)有各自的贡(献),“但总的(来)说,(金)庸的(作)品(是)最杰出(的)。(金)庸曾在英国剑桥大学学(习)过三(年),获得该校的博士(学)位。他(办)《(明)报》,(始)终(以)‘明(辨)(是)非、公正善良’为(方)针。(他)的(小)说虽然描(写)古(代)(的)题(材),却渗(透)(着)现代的精神,(因)(而)被(译)成英、日、韩等(多)国(文)字,在全(球)(范)围内拥有数(以)亿计(的)(读)者。金庸同(时)也(是)杰出的思(想)(家),他总是把(国)家、社会、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正(是)他(本)人的真(切)写照。”

  随(着)时(代)变化,滋养(武)侠(小)说的环境(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如(今)在(网)(络)小说门类中,武侠(很)多都(变)成(了)玄幻、穿越和升级打(怪)。当武侠里(的)文化因(素)流失,就只剩下打斗,武侠的(精)髓也就不在了。像(金)庸这样(的)(中)西、古今贯(通)的(武)侠(写)(作)者,也很(难)再有了。甚至有人(说)出“武侠小说已死”的观点。(严)(家)(炎)认为,武侠虽不(至)于死,但是(金)庸武侠那种因(天)(时)(地)利人和所成就的结晶,“以后(怕)难以再有(人)取得(了)。”

  金(庸)送其“木(质)斜面写字台(板)” 现已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

  2014年8月23(日)上午,“严(家)(炎)先生(藏)书及文物捐(赠)仪式”在北京(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严家炎(将)(自)己的近(万)(册)珍贵(藏)(书)(和)名(人)字画等捐赠给(中)(国)(现)代文学馆。在(被)(捐)(赠)(的)书刊资(料)中,(包)括一个(很)特别的“木质(斜)(面)写字(台)板”。(它)的来历跟金庸先生有(关)。

  (与)金庸先(生)(成)为(君)子之交后,严(家)炎多次(与)金庸先生见面,地点或是在他家(中),(或)是在嘉华国(际)中心25层金庸(先)生的办公室,或是直接在太古(广)场的(夏)宫(餐)(馆)。“在(我)记忆中,嘉华(国)际中心25层(办)公室(曾)去过多次,连他(陈)(列)(在)那里的书籍也都相当(熟)悉。尤其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金庸先(生)(办)公桌上(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木(质)(斜)(面)写字(台)板。我(曾)向(他)请教,这(个)(写)(字)台板(有)何用处?(金)庸先(生)相当得意地让我猜测。后来他告诉(我),这是他自己设计的,写字(台)板装有(可)调节斜度(的)齿轮,能(让)写字者保持脊椎骨挺直,不(致)书写时弓腰曲背。(我)坐(到)椅(子)上用斜面台板(试)写了一下,(果)然身姿感到轻松、舒服(多)了。于(是),金庸先生(提)议要把这个(写)字台板送给我。我(当)然表(示)不(能)接受,因为金(庸)先生确实更需(要)。但金庸先生说,他已经七(十)多岁,使用率不高,(而)且他如果真还(要)(用),让人再做一个也很容易。这样,我就(变)(得)没有(理)由不接(受)了,只能向(他)表示诚挚(感)(谢)并(接)受他这份极宝贵的礼物和情意。”

  当(年)金(庸)先生(白)天写社论,晚上写(小)(说),难免感觉疲累。于是(他)就(设)计了这个(架)(在)书桌(上)有斜(坡)的小书板,使(得)(自)(己)不(至)于在(写)作时不知不觉趴下来。由此可见,金庸先生(之)勤(奋)。

  严(家)炎夫人(卢)晓(蓉)(透)(露),有一年(北)(京)下非(常)(大)的暴(雨),恰(好)她(和)严(教)授都在国外,水灌(进)了地下室,将一(个)专门装书信的纸(箱)子(和)一部分书造成很大的损坏。被损坏的书(信)和图书,(包)(括)金庸的来信和一(套)金庸送(来)的最新(修)订(版)的金庸武(侠)全(集)。“严教授对此非(常)惋(惜)、(痛)心。”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徐(语)(杨)

【(编)辑:(于)晓】

展开全文↓
相关报道
河北通诚钢管制造有限公司_河北通诚钢管制造有限公司
河北通诚钢管制造有限公司
咨询电话

15075775000

最新公告:
欢迎广大新老客户洽谈合作!
产品分类
15075775000
河北省沧州盐山县城南开发区

动态中心 dynamic

产品展示products 更多>>
关于我们about us 更多>>
点击了解更多>>
  河北通诚钢管制造有限公司位于中国管道装备基地和北方重要陆海交通枢纽——中国盐山县蒲洼开发区常惠线中段,公司成立以来发展迅速,业务不断发展壮大。我公司主要经营生产聚氨酯保温钢管、钢套钢保温钢管、3PE/2PE防腐钢管、TPEP防腐钢管、环氧粉末防腐钢管、环氧煤沥青防腐钢管、IPN8710防腐钢管、水泥砂浆防腐钢管、环氧树脂防腐钢管、无毒环氧白陶瓷防腐钢管、 ...
施工案例cases 更多>>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动态中心 施工案例 科普知识 资质荣誉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地址:河北省沧州盐山县城南开发区 版权所有:河北通诚钢管制造有限公司

ICP备案编号:冀ICP备17012662号-6